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櫻桃花開,高原苦冬后的第一茬花

發布時間:2020-3-31 16:25:04  瀏覽數:83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櫻桃花開,高原苦冬后的第一茬花

以下文章來源于癢死我了 ,作者傅艦軍

癢死我了
癢死我了
豆瓣閱讀簽約作者傅艦軍的原創基地,給靈魂搔癢的地方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字&攝影丨傅艦軍

     滇東北的這片高原上,幾乎每家的屋前屋后都有三五棵櫻桃樹。連續3個艷陽天后,櫻桃花竟齊齊地開了,漫山遍野放起了白焰火。

     工廠的院子里也有3棵櫻桃,藏在一大片林子里,就在宿舍去食堂的路上,一日三餐,我每日便看她三回。

     初開時如梅花,有花無葉,赤條條的樹枝上孕了細細的苞,一天比一天飽滿,猛一日,像是聽從了誰的口令,全爆開了。色如梨花,無雜色,始終一身素雅打扮。花是單瓣,狀如櫻花,卻不是櫻花。開花的架勢卻像桃花,經不起風的撩撥,才矜持幾日,就有些肆無忌憚,很快花團錦簇,枝條上有些堆砌。

     這是高原苦冬后的第一茬花。孟郊有詩詠櫻桃:“萬木皆未秀,一林先含春”。櫻桃花開后,杏花、李花、梨花、桃花、蘋果花就接二連三地開了。漫山遍野的花,像要演一場大戲,那櫻桃花先出來暖場了。

     離城30里,有一個大水庫。攔河筑壩,高程均在2000米以上,河谷深切,兩面山勢陡峭,水面細長幽深。連接大壩的馬路兩邊,幾年前移栽了不少櫻花。櫻花開時,幾乎傾城出動。3年前朋友們陪我去過一次,所謂十里櫻花大道,我走了不到一半就淡了興致,打道回府了。這些年來,幾乎每座城市都有類似的櫻花大道,好看倒是好看,總感覺那不是自己的東西,那局部的熱鬧,哪里比得過高原上那漫山遍野的櫻桃花啊!

     周末出游,我堅決不去大壩,而是翻山越嶺到了水庫邊的一個偏僻的村莊。四五戶舍不得搬走的住戶,幾棟破敗的土坯房,散落在紅土坡上。房前就有櫻桃,滿樹繁茂的銀色碎花,花團間,黑的、黃的土蜂正在忙碌。土坯房50米以下就是水庫,水位很低,岸邊一地泥濘。到哪里垂釣呢?餌窩子該撒在哪里呢?回頭望見山坡上一樹一樹的櫻桃花,在藍天下像一朵朵祥云,那心情好了許多。

     午餐豐盛。一盆鮮魚,用現磨的豆腐煮到水乳交融,說不出的鮮美,我連喝三碗魚湯。土雞生猛,一雙黑爪子倒插在土豆燉過的雞湯里,想想都美。當地自釀的包谷燒,勁足,一碗下去,胃里已經翻江倒海。主人仍在不停地勸酒夾菜。我只恨先前魚湯喝得太多,沒有合理安排自己的肚量。

     從山頂俯瞰水庫,透過山林,只見水碧如藍。主人說,要是夏天來,你會清晰地看見魚群在水里悠閑地散步。一只快艇突然闖進來,在水面上畫了一個8字,很快又開走了。應該是水庫巡邏船,是怕有人偷捕魚吧?馬達聲在山谷中有些刺耳。

     城南郊有龍家祠堂,是云南王龍云祭祀祖先的地方,別院里有一棵高大的櫻桃樹,據說是龍云胞妹龍志幀當年親手所植,如今已長到遮天蔽日,高不可攀,那櫻桃只有鳥能吃了。去年櫻桃熟時我曾去看過這棵樹,陽光透過滿樹熟透的紅櫻桃灑在院子里,滿地碎光,滿地櫻桃,不忍落腳。我悄悄退出來,立在臺階上,癡癡地看滿樹被陽光照得晶瑩剔透的紅櫻桃,看不知名的雀兒在茂密的枝葉間跳來跳去,偶爾啄食一粒櫻桃。我覺得這哪里是平常的鮮果呢,分明是沾染了高原靈氣的珍珠啊,高原人真得把這漫山遍野的櫻桃高看一眼!

     櫻桃花盛開的日子里,高原上突然下起了雪,春天的第一場雪,把院子里的櫻桃花裹得嚴嚴實實,只看得見朝下的部分,那細細的花蕊如傲雪的梅花一樣似乎更顯精神。我不知道經雪的櫻桃會不會是另外一個味道。一個月后,樹上會結滿珍珠般的小櫻桃,幾場春雨后,櫻桃就會由青變紅,滿城叫賣紅櫻桃,那將是怎樣的酸酸甜甜啊?

傅艦軍,湖南湘鄉人,現居長沙,因工作關系常年往返于湖南、云南之間,豆瓣閱讀簽約作者,著有《癢死我了——大廠小鎮往事錄》。

 

 

上一篇:唐朝暉丨消失的合作社又回來了

下一篇:唐朝暉丨它的叫聲跟娃娃哭的聲音一樣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網監電子標識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rexigjs.buzz All Rights Reserved.
体彩新11选5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