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原生故事

傅艦軍︱你說的豆沙關,其實是個美人關

發布時間:2020-3-30 10:06:28  瀏覽數:70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傅艦軍︱你說的豆沙關,其實是個美人關

漢森Hansen 2019-06-06

以下文章來源于癢死我了 ,作者傅艦軍

癢死我了

文字&攝影丨傅艦軍


        你說的豆沙關,我也去過,而且不止一次,走的都是老套路。

        你走的險路,我是不敢走的。從照片上看到石壁上負重而行的山民,我的腿早軟了,脊背上很快虛汗成河。

        對面絕壁上的僰人懸棺,我也曾用長焦拍過,不敢久拍,拍完即收——怕拍出鬼來呢。

        茶馬古道卻是可以親近的。我可以一屁股坐在臺階上,用手去撫摸每一道馬蹄印,形態各異的馬蹄印,深處足有半尺,滑痕長則尺余。我仿佛聽得見當年金屬踩踏青石滑擦而出的刺耳噪音。那是重壓之下騾馬踉蹌攀爬、人畜擔驚受怕的險惡景象啊。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看。

       就住在懸崖上的客棧,搬一張竹椅,泡一杯新茶,迷迷糊糊地看著對面的絕壁以及絕壁之上的塬地,白墻黑瓦的民居散落在樹林與莊稼之間,背背簍的人影時隱時現。居然看得見狗,黑色的、白色的、灰色的、黃色的,各種土狗,歡快地走在人前人后。

       小鎮上的豬蹄是值得一啃的,肘子偏肥,豆腐有些清苦。最貴的是野生小河魚,小心翼翼稱了不到一斤,已是幾百塊。臘肉是必吃的,那種帶粗毛厚皮的土豬肉,顯擺在門前,烏里透金,老板依你的比劃切下一塊,用火燒到鼓泡、冒油并且吱吱作響,泡在熱水里刮洗干凈,再切成二三指寬的肉片,厚度是有訣竅的,厚了不行,薄了不行,捏起一片,對著門外照看照看,看得見手指晃動才好。

       酒必須喝當地的苞谷燒。此地順流而下不過兩百里就是宜賓,幾百里外就是茅臺鎮,被眾多名酒包圍著,你要是在這里不喝苞谷燒,老板就會不以為然地說:茅臺多少錢一瓶?五糧液多少錢一瓶?你再看看,苞谷燒多少錢一壇?唉,是一壇啰,不是一瓶啰。你花那冤枉錢干啥子嘛!

       關于吃,我的記憶中有兩處描述最出色

       一是陳忠實的《白鹿原》,黑娃初見娥兒姐,夜里有老長工故意撩撥黑娃:知道女人的舌頭是啥味道不?

       黑娃說:不知道。

       再問:吃過臘汁肉嗎?

       答:吃過。

       香不?

       香。

       老長工說:女人的舌頭比臘汁肉還要香呢。

       黑娃從此夜夜想著吃臘汁肉。

       還有就是畢飛宇的《推拿》,一男一女兩個盲人按摩師,好上了。

       女的說:我好看著呢。

       男的問:怎么個好看法?

       女的說:比紅燒肉好看。

       人世間的美好,比如美人、美景和美味,大抵都是相通的。

       這三樣,豆沙關都有。

       6年前我剛到昭通時,市長不無得意地介紹:昭通美女出鹽津,三步一個宋祖英,五步一個章子怡,回頭一看還有一個張曼玉。

       把我饞得喲。

       豆沙關古稱石門關,始建于隋朝,傳說以前真有一尺二厚的兩扇門,門一關,門杠一頂,中原和邊疆兩面就隔絕了。特別是在南詔叛唐后,石門關一關就是40多年,到了袁滋受命赴南詔去冊封異牟尋,才重新打開。

       每到將士出征,豆沙關前旌旗蔽日,戰馬嘶鳴,鼓角喧天,隱沒在熱鬧之中的卻是嚶嚶哭聲,那送行的女人啊,此時面對的也許就是生離死別。而當戰事結束,女人們早早守候在豆沙關前,有多少人能盼到自己的男人平安歸來,又有多少人盼到的是肝腸寸斷?

       昭通地處滇東北高原,海拔多在2000米左右,氣候干燥,紫外線強,地勢西南高東北低,至鹽津海拔已不足500米,氣候類似四川盆地,空氣溫潤,女子普遍臉小膚白,五官精致,腰身綿柔而結實。美人依水而居。豆沙關下就是白水江,沿江兩岸的女子尤為出色,清代曾先后7次有美女被選入宮,故石門關又有“美人關”之稱。

      傳說中的美人關,原來在如此險絕之處!

      早些年豆沙關曾經組建過一支女警隊,層層篩選上來的當地美女,全副武裝在街上結伴巡邏,全鎮上下不過兩條街道,低頭不見抬頭見,游人們唯恐欣賞不及,哪里還有違法犯罪的念頭?

      這場景,想想都美。

      兩年后再見市長,我突然發現接待人群中有一高挑女子,眉眼標致極了,皮膚白皙極了,言語嬌柔極了,那身材、長相、氣質,不知勝過多少江南女子。詫異之間,心里忍不住嘀咕:這高原上,每日紫外線照著,干風吹著,哪里養得出如此水靈的女子呢?

      后來得知,此女正是豆沙關第一任女警隊長,號稱滇北一枝花。

      張一枚,你說的豆沙關,其實是個美人關啊。

    那些花一樣的女警,如今都在哪里呀?


傅艦軍,湖南湘鄉人,現居長沙,因工作關系常年往返于湖南、云南之間,豆瓣閱讀簽約作者,著有《癢死我了——大廠小鎮往事錄》。


 

 

上一篇:唐朝暉丨這里的水飄在空中,風把霧從水里吹出來

下一篇:唐朝暉丨人在這里集中,水也在這里匯合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        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  傳 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網監電子標識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rexigjs.buzz All Rights Reserved.
体彩新11选5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