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品牌故事

原生故事|再硬的鐵,都會軟︱灑漁街的打鐵匠

發布時間:2019-5-8 14:12:32  瀏覽數:1899  來源:永孜堂制藥

再硬的鐵,都會軟︱灑漁街的打鐵匠

沈洋 劉光華 漢森Hansen 1月18日




文字丨沈洋  攝影丨劉光華

      打鐵匠的錘,是昭通灑漁街最硬的手,在打鐵匠的錘下,再硬的鐵,都會軟。打鐵匠的手,是老街上最有力度的錘,再固執的鐵,在他手里,都會變成農民想要的造型。打鐵匠的話,是鄉街上最有溫度的鄉音,再冷的天氣,他的話,都要點燃一爐熊熊炭火。打鐵匠,是這個小鎮上最早開鋪的人。他的錘聲常常早過鐘聲,滑過灑漁老街那些歪歪斜斜的百年木樓,穿過一片片正吃長飯的紅富士蘋果林,淌過清花綠亮的灑漁河,蓋過熱烈的四筒鼓舞,成為灑漁老街最有個性的聲樂。

      姓鄧的打鐵匠,街坊稱鄧老二,名天學,47載之滄桑老臉,皺紋萬千,據說皆那火星子所為,一溝一溝,一行一行,每一道,都跑過烏蒙山中的河風;每一犁,都耕種著灑漁壩子的百里稻谷、大陽窩洋芋和昭通糖心蘋果。
      
和鄧老二聊,順暢,不裝,老昭通人的脾性。一錘砸下,火星四濺,眼冒金星,地泛火星,天閃繁星。鄧老二瞥了下嘴說:“我不是灑漁人,老家在昭通城下排街舊時的生豬市場附近。”哦,原來祖上,城里人,住青石小街,喝早茶稀豆粉,吃油糕餌塊,品油條豆漿,安逸。

       又一錘下去,火紅的鐵有了鐮刀的形狀,鄧老二說:“上世紀五十年代,隨我爹下鄉支農來到灑漁街,生根了。”旁邊抽旱煙的老者補句:“鄧老二他爹是鐵匠,三個兒子都打鐵,哥仨的店鋪挨在一起呢!要得!”老者又說:“鄧老二收有徒弟,嫌苦,丟了手藝打工去了。”鄧老二一邊往火塘里加炭,一邊說:“去就去了,再收徒弟,再教。街口的攤子上,擺滿了釘耙、板鋤、鐮刀,但凡鄉下用得著的鐵器,都齊了。那些鋤具,泛著幽幽的藍光,那些光芒,與過往農人渴盼的目光融在了一起,幻化成春光、夏花、秋實和冬藏。時光總是那么美妙,讓鄧老二的鐵匠鋪在這條老街上一直敲敲打打幾十年。咋一看,似乎這時光停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還是那老街,還是那門楣,還是那些街坊鄰舍,不變的,是那一張張熟悉的老臉,變的是那漸白的花發,和嘴里吐出的那些打上現代烙印的詞匯。手機、WiFi、抖音、快遞。有時,鄧老二都覺得自己老土了,跟不上形勢,他于是有了幾分失落。

      幸好,還有這屋內外不事張揚的鐵器,讓鄧老二又找到了存在感。盡管,旋耕機、滴灌設備等現代農業設施鋪天蓋地,但昭通蘋果園里剪枝用的剪子,松土用的釘耙等傳統農具,還派得上用場。這就好,就足以說明,鄧老二還有用武之地。事實上,最近鄧老二是有些感傷的,因為電暖器入侵各家各戶,燒炭的少了,燒柴的,似乎已經絕跡,最走俏市場的火鉗,現在吃了閉門羹。鄧老二成天盯著那些鐵器,常常透過遮火星子的墨鏡,一遍遍掃視那些在他的鐵錘下從變形到成形的鋤具,泛著一臉的榮光。十塊。十塊就十塊,賣。又出手一件。賣一件是一件。日子,就這么混著。鄧老二說。啪,又一錘下去,火星子濺得滿街四竄。鄧老二的火,又接了。

〖沈洋,中國作協會員,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,在《中國作家》等雜志發表文學作品百余萬字,出版長篇小說《萬物生》等8部。中篇小說《包裹》被改編成電影。電視劇《鍛刀》文學原創作者之一。現居昭通。〗

〖劉光華,都市時報傳媒公司副總經理、《滇池·大美昆滇》雜志主編,曾榮獲“云南省新聞界突出貢獻新聞工作者”等榮譽稱號。現居昆明。〗

 

 

上一篇:原生故事|高原“魚生花”丨被味蕾打敗的殘忍

下一篇:原生故事|海尾巴, 我永世難忘的高原小村莊

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注冊地址:昭通市昭陽區工業園區(火車站連接線)        聯系電話:0870-2851633     傳真:0870-2851633
對外營銷駐昆機構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區鑫園小區別墅15A幢1-3層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聯系電話:0871-63648999    傳真:0871-63633499
云南網監電子標識
現代高原植物藥,源自永孜堂
Copyright ? 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. www.rexigjs.buzz All Rights Reserved.
体彩新11选5公告